准备考试,暂时离开一段时间。

若小时候没有得到足够的爱,那大概长大的过程中便无法活的理直气壮。在无力反击的漫长岁月里,精神渐渐变得永远孤独。如今忽然明白过来无需因无人爱而自苦,因为爱是世间最难强求的事情。

【楚路】我们在命运的十字路口岔开(02)

#本章的别名叫:我写了个什么东西?_(:_」∠)_

——

他们在商场里见面。

他最终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夏弥不同意,没有哪个女孩会同意这样的要求。但芬格尔把她拉到后厨单独谈了约一刻钟,再出来时她让他自己决定。她走回来坐下,抱着咖啡再也没有看他们。于是他最终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见面时间是短信通知的,内容不是医院及病房号而是第二天上午11点万达一楼的H&M,“给夏小姐买点衣服吧”,短信上这样写着。夏弥瞪着短信看了两秒,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戏真多。”

于是第二天上午11点,楚子航拎着夏弥的包靠在试衣镜旁边看夏弥在一堆基本款里挑挑捡捡。边捡夏弥边抱怨,自己牺牲这么大,为什么接头地点不能...

让我们来设想一下如果走友情路线,明妃和师兄以后有女朋友了会发生什么。二人分别和小女友情正浓亲亲我我来到床边,衣服领子扒开一看,一个牙印。
小女友:???
楚(路):哦没事,我师弟(师兄)咬的。
小女友:……!
除了一个大耳刮子和一个句渣男他们还能得到什么?!

老贼这是分别给他俩盖了个戳,明白写着此人有主!

【楚路】三年

#后面估计还会改,现在发出来因为它是师兄的生贺(还没赶上),现在已经写不出像样的东西。真是惭愧。
#我大概对司机有什么执念。全怪楚爸爸。

-

01

三年能做什么?

初中生变成高中生,高中生变成大学生。萌新变成意气风发的青年俊才,青年俊才变成一条败狗。

车开到路边停下。“多少?”后座上的少女一边问一边低着头在包里找钱包。

“23块2,给23就行。”楚子航瞄了一眼计价器。

“哎好,谢谢。”白皙的手夹着钞票递过来。楚子航侧过身接钱,感到女孩偷偷打开了手机相机。他有一瞬间的紧张,但很快他放松下来。这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孩,惊异于今天如此好运在打车时碰到了一个帅气的司机。手机那边是她的闺蜜,女孩...

【楚路】我们在命运的十字路口岔开(01)

#依旧没有龙。

他先见到的是一个外国人,男性,灰色的眼睛,颜色浅到近乎发白的头发半长不长,乱糟糟的堆在头顶上。他们坐在咖啡店里,旁边还有夏弥。男人说的一口流利中文,精确的叫出了他和夏弥的名字。这很诡异,他从来不认识他。他用目光询问夏弥,夏弥摇了摇头看上去有点紧张。他握了握她的手。不要担心,一切有他。

男人看出了他们的戒备,伸手挠了挠头露出一个殷勤的笑,“吓到你们了是吧,不好意思。我先介绍一下自己,我叫芬格尔,芬格尔·冯·弗斯林。”

“德国人?”他从男人的介绍中捕捉到这个信息,但这并没有什么帮助。

“哎哎。”

“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楚路】远歌

#灵感来源于木心老师讲的希腊神话。但写到最后感觉已经跟希腊神话没什么关系,估计木心老师和希腊人民都想抽死我。写到最后已经不知我在写些什么东西,越写越觉得自己文笔贫瘠。

-

传说在人类的主宰大地之前,曾有一个时代万物皆有灵魂。那是只存在于歌谣中的时代,那是神的时代。
   
世界诞生之初,大地广袤荒凉。长风穿过旷野,只有树木“沙沙”作响。他最先醒来,就看见蓝天,棕色的眸子里映出流云变幻。他一直看着,直到日月星辰在他眼中几轮流转,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他起身,看见自己苍白的躯体。

我是什么?他在心里问。

你是大地的孩子。泥土告诉他。

也是天空的孩子。风告诉他。...

【楚路】日月相伴

#构思其他文结果脑洞跑岔的产物。开始是觉得前半部分很有意思,后来觉得让他们谈个恋爱也好。

#码字三小时,删文一秒钟!本来都打好了,复制时候全删了。又重打,心态简直爆炸……

传说世界伊始,天空中有九个太阳,天地炙烤,民不聊生。后来出现了一个名为后羿的英雄,拉开弯弓射大雕,一气儿搞死八只,四只碳烤四只红烧。自此万物复苏,世间一切得以喘息。他也因此成为盖世英雄。

但是……盖个屁啊!头顶着硕大的太阳,路明非此刻只想骂他。都搞死不就完了吗?留一只干啥!又不是养鸡,老母鸡不能杀要留着下蛋。这下出来的蛋能吃吗?吃下去就把人烤焦了吧!怪不得他妹子要驴他,他是妹子他也得驴他。

路明非颤抖着把手拍上了前面...

百粉点梗

百粉啦,可以点梗,tag里都可点。

【楚路】夜车(上)

#原著AU吧,没有龙的世界外加年龄操作,小狼崽楚子航。
#并没有车。
#写文嘛,还是开心就好。

---

“新城120。”路明非甩了两下打火机终于点着了烟,在瑟瑟的冷风中深吸了一口。

对面站着一对小情侣,女孩裹着羽绒服紧紧的缩在男友身边。“怎么这么贵啊,我们要打表。”男孩拎着箱子,大声地跟路明非理论。

“同学,这是凌晨三点半,你去旁边问问能找到比我低的算我输。”路明非靠在出租车上看也没看他,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烟,“就这个价,爱走不走。”他要冷死了,下午出来的时候就穿了一件夹克,结果赶上晚上降温。

一根烟抽完,路明非终于不抖了。这么多年下来他越发觉得烟是个好东西,困的时候解乏,饿的时候顶饱,总...

【瓶邪】山雾

我站在村子的后山上,从山脊望出去,面前山雾弥漫,有雨丝飘落。山脚的房子隐在雾里,周遭只剩下我和被灌木遮掩的湿滑小径。

我对着面前的迷蒙风景闭了闭眼,再睁眼时看见他,从雾中走来,赤裸着上身,下身隐在雾中,光着的脚掌踩在野草和泥里,没有一点声响。

我看他一路行至我的身前,将雾带至我的身前。

我疑惑,问他需不需要帮助。他摇了摇头。我又问他是谁。他拉过我的手写下一个字。

魈。

“山魈?”

他点点头。

“我不信。”我摇了摇头,叹出一声笑。

他不说话,只看着我,眼睛湿漉漉的黑,像湿沼大泽。

“你来找我做什么?”我又问。

他抬起手,轻触我的脸颊,指尖冰凉。我闭上眼,心里有大雨落下。

身...

© 别说话 | Powered by LOFTER